为什么玛丽对西布里那么恨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这个人向来是不习惯写什么东西发表的。一个工人,每天(除了有几个礼拜一、圣诞节以及复活节之外)干活从来不少于十二或十四小时,情况可想而知!既然是要我直截了当地把想说的话写下来,那我也就只好拿起纸笔尽力而为了,欠缺不妥之处还希望能得到谅解。

我出生在伦敦附近,不过,自从满师之后就在伯明翰一家工场做工(你们叫工厂,我们这儿叫工场)。我在靠近我出生地但脱福特当学徒,学的是打铁的行当。我的名字叫约翰。打十九岁那年起,人家看见我没几根头发,就一直管我叫“老约翰”了。现时我已经五十六岁了,头发并不比上面提到的十九岁的时候多,可也不比那时候少,因此,这方面也就没有什么新的情况好说。

下一个四月是我结婚三十五周年。我是万愚节那天结婚的。让人家去笑话我的这个胜利品好了。我就是在那天赢了个好老婆的,那一天可真是我平生最有意思的日子哩。

我们总共生过十个孩子,活下来六个。我的大儿子在一条意大利客轮上当机师,这条船的招牌叫做“曼佐·纪奥诺,往返马赛、那不勒斯,停靠热那亚、莱格亨以及西维太·范切埃”。他是个好工匠,发明过许多很派用场的小玩意儿,不过,这些发明却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丁点好处。我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在悉尼,一个在新威尔士,全都干得挺不错,上回来信的时候都还没有成家呢。我另外一个儿子(詹姆士)想法有点疯疯癫癫,居然跑到印度去当兵,就在那里挨了颗枪子儿,肩胛骨里嵌着粒子弹头,在里躺了六个礼拜,这还是他自己写信告诉我的。几个儿子当中要数他长得顶俊。我有个女儿(玛丽)日子过得满舒服,可就是得了个胸积水的毛病。另一个女儿(夏洛蒂),让她丈夫给遗弃了,那事儿可真卑鄙到了极点,她带了三个孩子跟我们一起过。我最小的一个孩子,这会儿才六岁,在机械方面已经很有点爱好了。

我不是个派,从来就不是。我确实看到有许许多多的公共弊病引起大家的怨恨,不过我并不认为派的主张是纠正弊端的什么好办法。我要是那么认为的话,那可就真的成了派了。可我并不那么认为,所以我也就不成其为一名派。我阅读报纸,也上伯明翰我们称为“会堂”的地方去听听讨论,所以,我认得派的许多人。不过,各位请注意,他们可全都不主张凭蛮力解决问题。

要是我说自己向来有创造发明的癖好,这话也不好算是自吹自擂(我这个人要是不当即把想到要说的话统统记下来,就没有办法把整个事情写完全)。我发明过一种螺丝,挣了二十镑钱,这笔钱我这会儿还在用。整整有二十年工夫,我都在断断续续地搞一样发明,边搞边改进。上一个圣诞节前夜十点钟,我终于完成了这个发明。完成之后,我喊我妻子也进来看一看。这时候,我跟我妻子站在机器模型旁边,眼泪簌簌地落到它身上。

我的一位名叫威廉·布彻的朋友是个派,属于温和派。他是位挺棒的演说家,谈锋相当雄健。我经常听他说,咱们工人之所以到处碰壁,就是因为要奉养以来形成的那些多如牛毛的衙门,就是因为咱们得遵从官场的那些敝习陋规,还得缴付一些根本就不应当缴付的费用去养活那些衙门的人。“不错,”威廉·布彻说,“全体公众都分担了一份,但是工人的负担最重,因为工人仅有糊口之资;同样道理,在一个工人要求匡正谬误,伸张正义的时候,谁要是给他设置障碍,那可就是最不公平的事了。”各位,我只不过是笔录威廉·布彻所说。他是在演说里刚刚这么说过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adioinyabutatu.com/,布彻

现在,回头再来说说我的机器模型。那是在差不多一年之前的圣诞节前夜十点钟完成的。我把凡是能节省下来的钱统统都用在模型上了。碰上时运不济,我的女儿夏洛蒂的孩子生病,或者祸不单行,两者俱来,模型也就只好搁在一旁,一连几个月也不会去碰它。我还把它统统拆卸开来,加以改进,再重新做好,这样不知道弄过多少回,最后才成了上面所说的模型的样子。

关于这个模型,威廉·布彻和我两个人在圣诞节那天作了一次长谈。威廉是个很聪明的人,不过有时候也有点怪脾气。他说:“你打算拿它怎么办,约翰?”我说:“想弄个专利。”威廉说:“怎么个弄法,约翰?”我说:“申请个专利权呗。”威廉这才说给我听,有关专利的法律简直是坑死人的玩意儿。他说:“约翰,要是在取得专利之前你就把发明的东西公之于众,那么,别人随时都会窃走你艰苦劳动的成果,你可就要弄得进退两难啦,约翰。你要么干一桩亏本,事先就请好一批合伙人出来承担申请专利的大量费用,要么你就让人给弄得晕头转向,到处碰壁,夹在好几批合伙人中间又是讨价还价,又是摆弄你发明的玩意儿。这么一来,你的发明很可能就一个不当心让人给弄走。”我说:“威廉·布彻,你想得挺怪的,你有时是想得挺怪。”威廉说:“不是我怪,约翰,我把事情的真实情况给你说说。”于是他进一步给我讲了一些详细情况。我对威廉·布彻说,我想自己去申请专利。

我的姻兄弟,西布罗密奇的乔治·贝雷(他的妻子不幸染上了酗酒的恶习,弄得倾家荡产,先后十七次关进伯明翰监狱,最后病死狱中,万事皆休),临死的时候遗留给我的妻子、他的姊妹一百二十八镑零十个先令的英格兰银行股票。我和我妻子一直还没有动用过这笔钱。各位,咱们都会老的。也都会丧失工作能力。因此,我们俩都同意拿这个发明去申请专利。我们说过,我们甚至都打算用掉上面提到的那笔钱去申请专利。威廉·布彻替我写了一封信给伦敦的汤姆斯·乔哀。这位汤姆斯·乔哀是个木匠,身长六英尺四英寸,玩掷绳圈的游戏最内行。他住在伦敦的契尔西,靠近一座教堂边上。我在工场里请了个假,等我回来的时候好恢复工作。我是个好工匠。我并不是禁酒主义者,可是从来也没有喝醉过。过了圣诞假期,我乘“四等车”上了伦敦,在汤姆斯·乔哀那里租了一间为期一个礼拜的子。乔哀是个结过婚的人,有个当水手的儿子。

汤姆斯·乔哀说(他从一本书里看来的),要申请专利,第一步得向维多利亚女王提交一份申请书。威廉·布彻也是这么说,而且还帮我起了草稿。各位,威廉可是个笔头很快的人。申请书上还要附上一份给官推事的陈述书,我们也把它起草好了。费了一番周折以后,我在靠近司法官弄的桑扫普顿大楼里找到了一位推事,在他那儿提出了陈述书,付了十八便士。他叫我拿着陈述书和申请书到白厅的内务部去,(找到这个地方之后)把这两份东西留在那里请内务大臣签署,缴付了两镑两先令又六便士。六天后,大臣签好了字,又叫我拿到首席检察官公署去打一份调查报告。我照他说的去办了,缴付了四镑四先令。各位,我从头到尾碰到的这些人可以说没有一个在收钱的时候是表示感谢的,相反,他们是些毫无礼貌的人。

我临时住在汤姆斯·乔哀那里,租期已经展延了一个礼拜,这会儿五天又过去了。首席检察官写了一份所谓例行调查报告(就像威廉·布彻在我出发之前跟我讲的那样,我的发明未遭反对,获得顺利通过了),打发我带着这份东西到内务部去。内务部根据它搞了个复本,他们把它叫做执照。为了这张执照,我付出了七镑十三先令六便士。这张执照又要送到女王面前去签署,女王签署完毕,再发还下来,内务大臣又签了一次。我到部里去拜访的时候,里面的一位绅士先生把执照往我面前一掷,说:“现在你拿着它到设在林肯旅社的专利局去。”我现在已经在汤姆斯·乔哀那里住到了第三个礼拜了,费用挺大,我只好处处节俭过日子。我感到自己都有点泄气了。

在林肯旅社的专利局里,他们替我的发明搞了一份“女王法令草案”的东西,还准备了一份“汉令提要”。就为这份东西,我付了五镑十先令六便士。专利局又“正式誊写两份法令文本,一份送局,另一份送掌玺大臣衙门”。这道手续下来,我付了一镑七先令六便士,外加印花税三镑。这个局里的誊写员誊写了女王法令准备送呈签署,我付了他一镑一先令。再加印花税一镑十先令。接下来,我把女王法令再送到首席检察官那儿签署。我去取的时候,付了五镑多。拿回来后,又送给内务大臣。他再转呈女王。女王又签署了一次。这道手续我又付了七镑十六先令六便士。到现在,我呆在汤姆斯·乔哀那儿已经超过了一个月。我都不大有耐心了,钱袋也掏得差不多了。

汤姆斯·乔哀把我的全部情况都告诉了威廉·布彻。布彻又把这事儿说给伯明翰的三个“会堂”听,从那儿又传到所有的“会堂”,我还听说,后来竟传遍了北英格兰的全部工场。各位,威廉·布彻在他所在的“会堂”做过一次演讲,还把这件申请专利的事说成是把人们变成派的一条途径呢。

不过,我可没那么干。女王法令还得送到设在河滨大道上桑莫塞特的局去–印花商店也在那里。局的书记搞了一份“供掌玺大臣签署的局法令”,我付了他四镑七先令。掌玺大臣的书记又准备了一份“供官签署的掌玺大臣法令”,我付给他四镑两先令。“掌玺法令”转到了办理专利的书记手里,誊写好后,我付了他五镑七先令八便士。在此同时,我又付了这件专利的印花税,一整笔三十镑。接着又缴了一笔“专利置匣费”,共九镑零七便士。各位,同样置办专利的匣子,要是到汤姆斯·乔哀那里,他只要收取十八个便士。接着,我缴付了两镑两先令的“官财务助理费”。再接下来,我又缴了七镑十三先令的“保管文件夹书记费”。再接着,缴付了十先令的“保管文件夹协理书记费”。再接下来,又重新给官付了一镑十一先令六便士。最后,还缴付了十先令六便士的“掌玺大臣助理及封烫火漆助理费”。到这时,我已经在汤姆斯·乔哀那里呆了六个礼拜了。这件获得顺利通过的发明已经花掉了我九十六镑七先令十八便士。这还仅仅在国内有效。要是带出联合王国的境界,我就要再花上三百镑。

要知道,在我还年轻的那会儿,教育是很差劲的,即使受了点教育,也是十分有限的。你可能会说这事儿对我可太糟了。我自己也这么说。威廉·布彻比我年轻二十岁,可他懂的东西比我足足要多出一百年。如果是威廉·布彻给他自己的发明申请专利,也让人给从这个衙门到那个衙门这么推来搡去的,他可就不会像我这么好对付。各位,威廉这个人有时是有股倔脾气的,要知道,搬运夫、信差和做文书的都有那么点倔脾气。

我并不想拿这个说明,经过申请专利这件事,我已经厌倦了生活。不过,我要这么说,一个人搞了一件巧妙的技术革新总是桩好事吧,可是竟弄得他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似的,这公平吗?一个人要是到处都碰上这种事,他不这么想又叫他怎么想呢?所有申请专利的发明家都会这么想的。你再看看这些花销。一点事情都还没有办成,就让我这样破费,你说这有多刻薄;要是我这个人有点才能的话,这对整个国家又是多么刻薄!(我要感激地说,现在我的发明总算被接受啦,而且还应用得不错呢。)你倒帮我算算看,花掉的钱多达九十六镑七先令八便士哪。不多也不少,是花了之么多钱。

关于这么多的官职的问题,我实在拿不出话来反驳威廉·布彻。你瞧:内务大臣、首席检察官、专利局、誊缮书记、官、掌玺大臣、办理专利书记、官财务助理、主管文件夹书记、主管文件夹协理书记、掌玺助理、还有封烫火漆助理。布彻在英国,任何一个人想要给哪怕是一根橡皮筋或是一只铁箍申请个专利,也不得不跟这一长串衙门打交道。其中有的衙门,你还要一遍又一遍地同它们打交道。我前后就总共费了三十六道手续。我从跟英王宝座上的女王打交道开始,到跟封烫火漆助理打交道结束。各位,我倒真想亲眼瞧瞧这位封烫火漆助理究竟是个人呢,还是个别的什么玩意儿。

我心里要说的,我都说了。我把要说的都写下来了。我希望自己所写的一切都清楚明了。我不是指的书法(这方面我没什么好自夸的),我是指这里边的意思。我想再说说汤姆斯·乔哀作为结束吧。咱们分手的时候,汤姆斯跟我讲过这么句话:“约翰,要是国家法律真的像它所说的那么公平正直的话,你就上伦敦吧–给你的发明弄一份精确详尽的图解说明(搞这么一份东西大概要花半个五先令银币),凭这份东西你就可以办好你的专利了。”

戴夫·宾的运动生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adioinyabutatu.com/,布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66-67赛季,宾在NBA的首场比赛,替补上场6投全失,生平第一次在比赛中得到零蛋。两星期后,他在代表活塞首发的第一场比赛中前8投全中,第二天晚上,他又轰下整整35分。最终宾在处子赛季得到1,601分,成为NBA历史上第6位常规赛得分超过1600分的新秀。凭借场均20.0分4.5个篮板4.1次助攻的全面表现,他被评为的年度最佳新秀。

1967-68赛季,宾总共掠下2,142分,以场均27.1分超越埃尔金·贝勒和威尔特·张伯伦,成为联盟的新科得分王。宾是NBA有史以来第一位成为得分王的后卫,他挤掉了杰里·韦斯特,入选年度最佳阵容一队。在宾的带领下,活塞以东部第4的身份,继1963年后首次杀回季后赛,不过在首轮即以2-4不敌比尔·拉塞尔领衔的总冠军凯尔特人 。

1968-69赛季,活塞用保罗·西摩顶替唐尼·布彻的帅位,活塞打出22胜38负。最终他们以32胜50负的战绩排名东部第6,无缘季后赛。宾场均23.4分5.0个篮板。

1969-70赛季,宾场均23.4分5.0个篮板。国会队和宾签下一纸3年合约,总薪水高达50万美元,但这份合约并没有被真正履行,最后,宾和活塞以3年45万美元成功续约。

1970-71赛季,宾迎来其职业生涯的颠峰,他成为活塞的队长,在该赛季共得到2213分(场均27.0分),为其职业生涯最高,同时还有场均5.0次助攻4.4个篮板的贡献。他再次入选年度最佳阵容一队。

1971-72赛季,宾的眼睛在一场季前赛中受伤。休息了2个多月后,宾重新回到活塞队中。1971年12月28日,宾在对尼克斯的复出战中首发上场,并且得到21分。虽然他在该赛季只打了45场比赛,但仍有场均22.6分7.0次助攻4.1个篮板的贡献 。

1973-74赛季,连续5年无缘季候赛的活塞终于迎来一次爆发,他们在常规赛中取得52胜30负(西部第3),创造了球队有史以来的最佳战绩。不过在季候赛首轮,他们被芝加哥公牛以4-3淘汰。

1974-75赛季,活塞战绩有所下滑,但仍以40胜42负排名西部第5,搭上了季候赛的末班车。这一次他们以1-2负于超音速,再次止步于季候赛首轮。

1975-76赛季,活塞答应了宾的请求,把宾交易到华盛顿子弹,换取一个首轮秀和控卫凯文·波特(Kevin Porter)。宾在1976年的全明星赛上当选MVP。

1976-77赛季,宾场均10.6分,为其职业生涯最低。该赛季结束后,子弹没有再和他续约。

1977-78赛季,宾加入凯尔特人。布彻作为队中的第3号后卫,替补打了80场比赛,场均贡献13.6分3.8次助攻2.7个篮板。

在底特律、华盛顿和波士顿效力的12个赛季中,宾打了901场比赛,总共得到18327分和5397次助攻(场均20.3分6.0次助攻),他的成就使他成为联盟有史以来最伟大的50名巨星之一。宾获得过1次NBA的年度最佳新秀,2次入选最佳阵容一队,1次入选最佳阵容二队,7次入选全明星阵容,1990年5月宾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 。

想问一下!利物浦真的是从埃弗顿分裂出来的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adioinyabutatu.com/,哈里-威尔逊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埃弗顿原来用的安菲尔德球场,后来球场的老板要涨价,埃弗顿就把主场迁了出去。然后安菲尔德球场的老板自己成立一支球队,就是现在的利物浦。

是,因为当时后来的利物浦主席与埃弗顿有很大的矛盾,无法再与共事,于是独立出来。这和国米从ac米兰独立出来差不多。

埃弗顿成立于1878年,埃弗顿利物浦1892年利物浦的创始人把利物浦给拉了出来,应该说是背叛了俱乐部

貌似是的。其实当时安菲尔德是建设给埃弗顿用的,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埃弗顿没有使用安菲尔德。正好这个时候埃弗顿队内的一个投资人发生了矛盾,就带领队内的一批球员和员工建立了利物浦,并且使用安菲尔德。而那批队员和员工大都是苏格兰人,所以利物浦从一开始就和苏格兰建立了源缘。也可以说利物浦是诞生自安菲尔德吧。

利物浦的同城死敌是谁?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埃弗顿俱乐部悠久而令人自豪的历史让他们在英国足球史上拥有令人尊敬的地位。1878年,埃弗顿俱乐部正式成立,比他们的死敌利物浦队早了14年之久。在上个世纪20年代,埃弗顿就奠定了英格兰劲旅的声望。作为联赛创立者之一的埃弗顿队,在联赛创立的第三年,即1891年,就获得了联赛的冠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埃弗顿队又获得了4次联赛冠军和2次足总杯冠军。1927-1928赛季,传奇人物迪恩在一个赛季中攻入了60个进球,不仅帮助埃弗顿队夺取了当年的联赛冠军,还创立了一个至今无人打破的单赛季进球纪录。

战后,埃弗顿沉寂了一段时间,并在50年代初,跌入了乙级。70年代是埃弗顿队的历史性低谷,它虽然多次参加欧洲联盟杯赛,但从未进入过半决赛。

1983-1984赛季的英格兰足总杯赛上,埃弗顿队一路顺利地在决赛中战胜了沃特福德队,18年之后重温冠军梦。第二年,埃弗顿队一鼓作气,不仅获得了历史上第8个联赛冠军,还举起了欧洲优胜者杯。这使他们成为了当时欧洲赛场上最令人畏惧的球队之一。球队获得1986~1987赛季的联赛冠军后,由于海瑟尔足球惨案,埃弗顿队被拒绝在欧洲赛场之外。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球队一直默默无闻,只是在1989年获得了足总杯的亚军。

进入90年代后,成绩略有下滑的埃弗顿顽强的守卫着英超的席位,至今仍保持着一项令人骄傲的纪录–自从1954年后就从未从顶级联赛中降级过。到了1994年,球队先是杀入到足总杯决赛,并在决赛中一举击败强敌曼联,使该队第五次举起了足总杯奖杯。球队在1995~1996赛季,获得了联赛的第六名,之后的5个赛季中,球队的成绩不断下滑,几乎每个赛季都是勉强保级。

但02-03赛季他们更成为了英超联赛中的一匹黑马,在主教练莫耶斯的带领下获得了第七的名次。03-04赛季是埃弗顿失意的一个赛季,也是中国球员李铁的失意赛季。原先的黑马不见踪影,剩下的只是为保级苦苦挣扎的弱旅。不过在04-05赛季,莫耶斯带领他的球队创造了奇迹,他们力压同城死敌利物浦,打进了前四名,获得了冠军杯资格赛的参赛席位。04-05赛季的第四名是球队近来最好的战绩。上赛季,埃弗顿再次出现起伏,如果按照一起一伏的这个规律,新赛季他们也许又能有好成绩了。

历史上最大杯赛胜利:11:2 德比郡队(1890年1月18日英格兰足总杯第一轮)

历史上最大的失利:4:10 托特纳姆热刺队(1958年10月11日英甲联赛)

单季联赛进球最多球员:60球,威廉·拉尔夫(1927-28赛季英甲联赛)

2-希伯特 3-拜恩斯 4-雅博 5-莱斯科特 6-阿尔特塔 7-范德梅德

30-鲁迪 31-维达尔森 32-戈斯林 33-维塞尔斯 34-埃尔文 37-罗德维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