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加尔在阿尔克马尔推出的阵型与萨基体系有着显著的区别

北京时间19年12月25日,《马卡报》的足球编辑,分析了范加尔在阿尔克马尔推出的4-4-2阵型被人误解的地方——这种阵型与萨基体系有着显著的区别,也不同于西蒙尼和佩莱格里尼在之后几年使用的4-2-2-2阵型,更不是后来流行的圣诞树振兴,而是一种根据有球和无球状态,让中场球员在4-3-3和5-4-1之间摇摆的战术试验。笔者记得当时默滕斯的位置十分灵活,可以称之为自由中后场球员,但是和清道夫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比利时人在退守中留在后场肋部随时准备策动反击,另一侧的边路球员门德斯则深度填补右闸,一旦防线感到压力了,五后卫体系立刻构建。登贝莱与哈姆达维前后站位,这位后来效力于富勒姆和的球员是串联中场和锋线的重要作用。

不同于之前一个教练执教阿尔克马尔时期经过综合考量和评估后做出的改观,范加尔在巴西世界杯之前的变阵则完全由于核心球员的受伤而触发的连锁反应。2014年3月10日,那不勒斯的圣球场,当时的意甲最佳球员的有力争夺者斯特罗曼,发生了一件比较悲剧的事情——他在没有身体对抗的情况下撕裂了左膝半月板,这不但标志着罗马提前退出意甲冠军争夺,还意味着范加尔为荷兰国家队打造的斯特罗曼&克拉西具有创新意义的纵向组合瓦解。不过这种体系的改观性很大——进可支援锋线加强进攻、带动边肋配合并清洗“脏球”发动二次进攻,退可驰援边路加强防守、为防线减压并沉入中卫之间扮演清道夫。

当时斯特罗曼在荷兰阵中的作用是无可取代的,这是大家都承认的,无论是德古兹曼、克拉西还是维纳尔杜姆,都无法取代罗马中场在4-3-3体系中的B2B中场功能。结合此前范加尔执教巴萨时期强行加塞球员,但效果大打折扣的教训,哈里-威尔逊范加尔在巴西世界杯前的热身赛中便已经开始演练3-5-2或者是5-3-2的阵型。随着普罗梅斯、孔戈洛、维纳尔杜姆和克鲁尔等这几个球员的相继出局,巴西世界杯时期的荷兰队主力阵容终于在首战西班牙之前形成。日渐繁密的俱乐部赛事(包括联赛和欧战)严重挤压了国家队的集训和备战周期的磨合,各路豪强的实际进攻能力普遍与牌面实力不相称,这是当今足坛的规律,人尽皆知的东西。

相较而言,在世界杯之前的集训阶段,短时期内调教防守要比细化进攻简单,弱势一方完全可以通过封锁后场空间的方式等待对手后防线犯错,是比较有效的。以当时西班牙、德国为首的顶级强队追求控球流的极致压迫,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adioinyabutatu.com/,哈里-威尔逊这等于变向地将对手推向保守主义的怀抱。就像当年执教阿尔克马尔时的超级大转弯一样,这显然是范加尔为荷兰队制定快速阵型的灵感——在理想框架倒塌之后索性效仿前任范马尔维克打起了防守反击。较之首次执教荷兰国家队时期采用的3-4-3或者是4-3-3阵型,范加尔在巴西之夏的新发明是具有颠覆性以及改革作用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